女程序员开发软件挂专家号,转手获利被刑拘

深渊向深渊呼唤

程序员赚钱的方法,实在是太多了。

但是来钱快的方法,几乎无一例外都写在社会新闻里了。

又有一位女程序员写“挂号外挂”被抓了。

女程序员开发软件挂专家号,转手获利被刑拘

 

如今,看病挂号难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小的社会问题,尤其是看名医,若是没有点关系,动辄只有预约到几个月后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个巨大的需求市场,号贩子就此诞生。

女程序员开发软件挂专家号,转手获利被刑拘

 

以前的号贩子,是请人到医院通宵排队。

现在的号贩子,却也开始利用起先进的科学手段——自编软件抢号了。

去年8月,宁波市卫健委工作人员通过后台数据发现网上预约挂号系统有异常,很多挂号的IP地址在境外或国内其他地方,并且挂号人与病人实际情况不符,遂报警。

民警很快将小慧(化名)和她妹妹小丽(化名)抓获,缴获1台挂号用电脑、2套专用设备,155张挂号用手机卡,243本有印章的假户口本,479张磁条式宁波通用就诊卡。

据了解,小丽是宁波人,大学学的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,此前曾帮朋友在网上挂名中医的就诊号。

她通过减少网络延时等方法,经常能抢到号,于是找她的人越来越多,她挂号的目的渐渐从帮朋友转为牟利——利用挂号系统漏洞,通过编造人员身份信息挂号。

2017年后,宁波网上挂号系统升级,小丽在研究程序漏洞的同时购买了专业设备,并对自己编写的软件进行升级。

此后,随着网上挂号系统升级,她的程序也不断改进。

年初,小丽将自己买的一套专业设备和编写的程序交给朋友汪某操作,汪某抢到号后,由小慧到附近医院利用虚假身份信息开就诊卡,并在自动取号机上用就诊卡、验证码取号,转手卖给“黄牛”或患者。

据小丽交代,一个号可获利百余元,如通过黄牛能卖到300元甚至更高。

今年以来,三人合伙挂号近500个,获利约5万元。

目前,小丽已因涉嫌伪造、变造、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、印章罪,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刑拘,小慧、汪某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

女程序员开发软件挂专家号,转手获利被刑拘

栏目